ICU昏睡257天后金所长以最令人心痛的方式“归队”

祁连山网 刘 欣2019-06-04 11:30:42
浏览

  ICU昏睡257天后金所长以最令人心痛的方式“归队”

ICU昏睡257天后金所长以最令人心痛的方式“归队”

  妻子伏在金健勇身边哭泣。

  去年9月19日凌晨,在连续加班超过48小时后,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城南派出所所长金健勇突发脑溢血,病倒在一直坚守的工作岗位上(钱江晚报曾报道)。

  过去的200多个日夜,金健勇的妻子陈燕青每天在宾馆和浙医二院的重症监护室间往返,一直在读一本书——《潜意识的力量》。每到探视时间,就和丈夫诉说当天的家长里短。

  她变得很害怕接电话。只要手机一响,来电显示是“浙医二院”,心就会悬起来,恐惧像潮水一样涌向她。6月2日早上5点多,陈燕青的手机传来哥哥急促的声音,“情况不好,在抢救。”她原本仍心存侥幸——类似的电话医院也打来过几次,金健勇都有惊无险地扛过去了。可这天6点多,铃声再次响起,“没抢救过来。”

  6月2日早上6点15分,由于多器官衰竭,45岁的金健勇永远地睡着了。

  想完成父亲的心愿

  儿子立志报考警校

  从去年9月19日病倒以来,金健勇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坚持了近9个月,整整257天。

  “其实一开始医生就告诉过我们,他很可能拖不过一个月。”陈燕青早就做好最坏的打算,可噩耗真正降临时,她依然难以接受。

  当时,陈燕青刚把儿子小金从杭州带回富阳,打算送他到学校。藏着悲痛,这位坚强的母亲收拾起自己的心情,暂时隐瞒了真相,“再过几天,他就要高考了。”

  小金今年19岁,正读高三,可能是受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,他早就考虑报考警校。陈燕青说,自从金健勇病倒,小金报考警校的意志更加坚定。5月初,小金刚参加完浙江警察学院公安招考的体能测试。

  6月1日,周六,小金像往常一样赶到杭州,却被陈燕青骗回了家。“当时,他爸爸的状况已经很差了,不敢让他看。”陈燕青还特意删除了手机上所有和金健勇病情相关的信息。

  可这个全家人都想隐瞒的消息,终究还是被小金发现了。6月2日早上,陈燕青送儿子上学的路上,有朋友发来短信,安慰她“请节哀”。敏感的三个字,恰巧被小金看到,“他瞬间就明白了,一声不响地下车,去了学校。”陈燕青说。

  “这9个月哥哥之所以能一关关闯过来,是因为心里还有牵挂。” 弟弟金健林告诉钱报记者,金健勇肯定放心不下高考在即的儿子,想挺过他考试的关键时期,也放心不下70多岁的母亲。

  “5月中下旬开始,他真的熬不住了,情况反复波动。”5月21日,金健勇曾经历了两次心脏骤停,“早上一次,半夜一次,他都挺了过来。”金健林说,哥哥坚持的时间已远超预期,“医生也说,他的病情来势汹汹,还能坚持这么久,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  七八十位亲友录音留言

  每天在他耳边循环播放

  过去的257天,金健勇从不是一个人在“战斗”。在医院,富阳区公安分局的战友们每天轮流陪护,他的同学们每周都前去探望。听到医生建议可以尝试利用听力感官刺激,呼唤金健勇苏醒。去年9月底,亲朋好友们就都开始为他录音留言。

  有人和他聊家长里短,“你上次送我的龙井茶,是我喝过最好喝的,什么时候再去你那里淘一些好茶啊。我们等着你回来,一起组织同学会呢。”

  有人为他加油打气,“你看你的名字多好!生活富裕、身体健康、为人勇敢,你可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!你要挺住,还给我们一个健康的金所长。”

  也有人责怪、数落他,“你太坏了!一个人昏睡这么久!你还有好多没做完的事情呢!母亲等着你照顾,儿子等着和你商量报考哪所大学,妻子等着你陪伴……你不能再这么自私,睡在那里了!”

  七八十位亲朋好友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金健勇的祈祷与牵挂。大家拼凑起了一段长达2小时的音频,每天在金健勇的耳边循环播放,希望这些熟悉的声音能转化成让他苏醒的力量。

  他终于“归队”

  以最令人心痛的方式

  富阳城南派出所,金健勇的办公室依旧保持原样,门口的工作去向牌始终指向“在岗”。257天,他的战友们执着地在等待他归队。

  直到6月2日早上,金健勇终于“归队”了,却是以最令人心痛的方式。

  “金所,我们回家!”早上8点30分,安详静躺的金健勇换上了他最常穿的警服,在富阳区公安分局30多名民警护送下,踏上了“回家”的路。一路上,与金健勇有关的一幕幕,在战友们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——

  他曾在经侦、刑侦、指挥中心、派出所等多个岗位工作,是个多面手。他主动探索办理出租车行业新型诈骗案,建设110社会联动体系,实践出租房旅馆化管理;牵头组建网格员专职队伍,成功推行网格化基础管理模式。

  他认真负责,总是细心地照顾每个人。老张因涉嫌犯罪将被拘留,他得知老张独自抚养着两个年幼孩子,便积极协调,确保孩子得到妥善安置;生活困难的辅警老叶因年龄问题离职,他多方努力为老叶找了新工作;派出所的工作很忙,可每逢节假日,他总是那个顶替大家值班最多的人……

  殡仪馆里,早早等候的同事,那些没来得及赶往杭州市区的人们,泪眼模糊。